• <center id="egcsq"></center>
  • 上海離婚律師

  • 15316535118
  • 成功案例

    范俊峰律師

    聯系律師

    • 律師姓名:范俊峰
    • 聯系手機:15316535118
    • 電子郵箱:hanlv365@163.com
    • 執業證號:13101201010839768
    • 所屬律所:上海君瀾律師事務所
    • 聯系地址:浦東新區辦公室(總部)地址:上海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徐匯區接待室地址:徐匯區虹橋路3號港匯廣場二座12樓

    追討撫養費牽出未分割的夫妻共同財產

    來源: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8/4/9 13:10:32

    【基本案情】

      原告:王海雪,女。

      被告:邱新偉,男。

      原告王海雪訴稱:1989年12月20日。原、被告登記結婚,1990年6月生一女孩邱曼曼。2000年9月12日,雙方協議離婚,約定:(1)邱曼曼由原告撫養,被告支付撫養費伍萬元,2000年12月31日支付貳萬元,2001年12月31日支付叁萬元,邱曼曼自上初中至能自理生活的費用由被告承擔;(2)共同財產東風汽車一部,三室一廳住房歸被告所有;(3)共同債權債務全部歸被告。2001年1月16日,邱曼曼起訴被告追索撫育費。在申請法院對被告在桐柏縣公路局的運費款進行保全時,原告才發現被告離婚時隱藏債權數額巨大,要求分得債權8萬元。

      被告邱新偉辯稱:東風汽車是其父邱順富所有,在公路局的債權(運費)也屬于其父邱順富。原、被告離婚時協議約定“共一同債權債務全部歸男方邱新偉”,被告并不存在隱藏共同財產的事實。要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法院查明:2000年10月30日,爭議卡車在公路局的被告名下應付款賬與往來賬分別入賬85816.08元與79203.08元,扣去稅款及其他余額分別為68669,38元與34656:98元。2001年4月1日,該兩筆款項轉入戶名為邱順富的明細賬上,合計103326.36元。

      【法院意見】

      桐柏縣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的經營收益,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確的,屬于夫妻共同財產。夫妻在家庭中的地位平等,對共同財產,有平等的處理權,禁止一方對另一方的侵占。本案被告對共同財產進行了隱藏,可以少分,原告要求分得8萬元的要求過高,酌定分得6萬元為宜。

      【律師評析】

      本案是一起離婚后發現離婚時隱匿財產的財產分割爭議。本案原告發現前夫在離婚時隱匿債權的行為,得益于在追訴小孩撫養費時申請法院對前夫在業務合作單位公路局的債權(運費)進行保全,經核對公路局的明細賬而發現了離婚前的到期債權。假如沒有撫養費的爭議一事,原告顯然要喪失幾萬元的共同財產分割了。原告的明智之舉,重點在于及時申請法院對被告的債權保全,非但于此,還注意到了查詢被告的往來賬目,以此順藤摸瓜,發現離婚前仍有未結算運費。此一行為,值得大家借鑒。

      而請求再次分割共同財產的時效,根據《婚姻法解釋一》第31條之規定,“當事人依據婚姻法第47條的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財產的訴訟時效為兩年,從當事人發現之次日起計算。”本案的原告及時在訴訟時效內提起了重新分割共同財產的訴請,是獲得法院支持的前提。

      另外,本案中還給我們的啟示是,該如何理解離婚協議中的“共同債權債務歸一方所有”的約定效力。本案在審理過程中,被告亦提出雙方對共同債權債務作了約定,所以不存在隱匿共同財產的行為。這顯然是一個詭辯。“共同債權債務歸一方所有”約定的生效范圍,僅在于雙方明知的共同債權債務,因而,被告必須要有證據證明原告在離婚時知道被告在公路局的這筆運費,否則就屬于約定不明確。基于此,法院對于被告的辯解未予采信,而判定了該筆10萬余元的運費屬于夫妻共同財產。

      而最終,法院認定了此筆運費屬于被告隱藏,根據《婚姻法》第47條之規定,“離婚時,一方隱藏、轉移、變賣、毀損夫妻共同財產,或偽造債務企圖侵占另一方財產的,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對隱藏、轉移、變賣、毀損夫妻共同財產或偽造債務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離婚后,另一方發現有上述行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再次分割夫妻財產。”那么,依法就應該判令隱藏財產者對隱藏的財產應該少分或不分。為何原告要求分8萬元,法院卻只判了6萬元?問題主要在于此分割原則是一個酌定情節,要結合隱藏財產者的主觀惡性程度,因該隱藏行為對受害方的損害程度有多大等綜合考量。一般來說,若該隱藏行為導致了受害方的生活陷于困頓,或是因離婚時未分割該財產致使受害方還承擔了債務,造成了較大的經濟損失,這樣的話,法院則有可能判決分給原告高于6萬元,甚至全部歸原告所有的可能。

      當然,本案的處理,即便在實體的處理結果上與客觀事實相符,但在程序上仍存在問題。本案所爭議的運費,從審理查明的時間來看,其到賬時間與離婚協議達成的時間相距較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在被告沒有提出該筆收益是其離婚后的收人的抗辯之前提下,雖能認定為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收益。但是,我們要注意到,卡車的購車發票上注明是被告之父邱順富的,而卡車借戶公路局也是以邱順富的名義簽訂的協議,在公路局的明細賬中也記在邱順富名下。因而,從法律上來說,還涉及邱順富的利益。在邱順富未明確放棄或承認該運費屬本案被告邱新偉所有的情況下,法院未通知邱順富參與庭審是程序上的一個最大的問題。


    上一篇:離婚時知識產權收益如何財產分割

    下一篇:離婚后夫妻一方的買斷工齡款怎么分? 法院這樣判決

    在線咨詢

    在線咨詢律師

    范俊峰 范俊峰

    彩乐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