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egcsq"></center>
  • 上海離婚律師

  • 15316535118
  • 股權分割

    范俊峰律師

    聯系律師

    • 律師姓名:范俊峰
    • 聯系手機:15316535118
    • 電子郵箱:hanlv365@163.com
    • 執業證號:13101201010839768
    • 所屬律所:上海君瀾律師事務所
    • 聯系地址:浦東新區辦公室(總部)地址:上海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徐匯區接待室地址:徐匯區虹橋路3號港匯廣場二座12樓

    離婚案件中有限責任公司股權分割的思考

    來源: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6/12/2 10:25:49

    金某與賈某均為金泰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金泰公司)股東,各出資50%,金某為法定代表人。在原告金某與被告吳某離婚糾紛一案中,雙方均同意離婚,并要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財產。被告要求分割金某在金泰公司50%的股權,按照一定數額計算股權價值后由原告折價補償,但原告對被告提出的股權價值不予認可,而被告認為原告應當提供公司財務賬冊,可對股權份額作價評估后再行分割;原告表示愿意分割,但稱公司財務會計賬冊涉及另一股東之權利,另一股東賈某明確表示不愿提供財務賬冊且不放棄優先購買權。現因缺少財務賬冊致不能評估股權價值進而無法分割股權。
    就本案來看,需要解決以下問題:首先,在離婚糾紛中,雙方對財產份額和價值無法達成一致時法院是否必須在離婚糾紛中處理該財產?依據何在?第二,不論是否可以另案處理,對于夫妻共有股權應如何分割?第三,在第三人拒不提供財務賬冊時,本案被告,也就是公司股東之配偶如何維護其合法權益?本文擬結合本案,針對以上問題對離婚案件中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權分割進行分析。
    一、離婚糾紛中夫妻共同財產之分割
    (一)離婚糾紛以必須分割夫妻共同財產為原則
    婚姻關系的締結意味著夫妻雙方共同組成家庭,共同生活,引起法律上:身份關系的變化,即一方成為另一方的配偶,如有子女,作為子女父母的雙方有共同撫養子女的權利與義務;財產關系的變化,即如果雙方沒有特別約定,在財產方面產生共同共有關系。所以,離婚并不僅僅只是解除婚姻關系,還涉及到與婚姻相關的人身關系、共有財產關系的解除和子女撫養權利的分配。故離婚案件中,婚姻關系、共有財產關系、子女撫養關系均應一并處理。《婚姻法》第39條第1款規定:“離婚時,夫妻的共同財產由雙方協議處理;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根據財產的具體情況,照顧子女和女方權益的原則判決。”因此,根據我國婚姻法之規定,在處理離婚糾紛時,應一并處理財產關系。
    我國現行婚姻法實行以法定夫妻共同財產為原則、約定夫妻財產為例外的夫妻財產制度。夫妻雙方沒有明確約定時,夫妻雙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獲得的財產均為夫妻共同財產,即夫妻共同財產包括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通過勞動、繼承、贈與、遺贈等方式獲得的一切財產,贈與合同、遺贈協議中明確贈與夫或妻一方的除外。夫妻對共同財產為共同共有關系。共同共有不同于按份共有,共同共有基于共同關系產生,這種共同關系或者基于法律的直接規定產生,比如家庭關系,夫妻關系,或者基于約定產生,比如合伙。共同共有人之間對共有物沒有份額劃分,在共同共有關系消滅,需要分割共同共有財產時才需要確定份額。婚姻關系的解除即為共同共有關系消滅的原因之一,因此在離婚糾紛中,伴隨婚姻關系解除的還有夫妻財產共同共有關系的解除,此時就需要對共有財產進行分割。既然夫妻對共同財產為共同共有關系,分割夫妻共同財產也應當遵循《物權法》關于分割共同共有財產的規定——物權法第100條第1款:共有人可以協商確定分割方式。達不成協議,共有的不動產或者動產可以分割并且不會因分割減損價值的,應當對實物予以分割;難以分割或者因分割會減損價值的,應當對折價或者拍賣、變賣取得的價款予以分割。
    (二)離婚糾紛中可以不分割夫妻共同財產的情形
    根據前文所述,處理離婚糾紛時應當一并分割夫妻共同財產,但是在司法實踐中可能出現無法分割夫妻共同財產而雙方又同意離婚的情形,當此種情形出現時能否僅對婚姻關系作出裁判而將無法確定的財產部分另案處理呢?
    筆者認為只有在法律明確規定可以另案處理時才能不分割無法確定的夫妻共同財產。
    1、共同共有關系的解除決定了分割夫妻共同財產的必要性。婚姻關系的解除導致了雙方對共同財產共同共有關系的解除。此時共同財產的所有權歸屬處于不明狀態,如果不對共有財產進行分割,不利于財產流轉與財產價值功能的發揮。
    2、離婚時不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會導致離婚后更難分割,增加處理問題的難度。由于當今社會經濟發展迅速,財產快速流轉,原本難以確定的財產隨著時間的推移更難以確定,并且財產的價值在不同時間節點差別較大,如果離婚時不分割,無疑增加處理難度。
    3、《關于審理離婚案件處理財產分割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第20條規定:“離婚時夫妻共同財產未從家庭共同財產中析出,一方要求析產的,可先就離婚和已查清的財產問題進行處理,對一時確實難以查清的財產的分割問題可告知當事人另案處理;或者中止離婚訴訟,待析產案件審結后再恢復離婚訴訟。”現行有效的法律法規中,只有上述第20條對可以另案處理的情形作出了明確規定。因此,在目前的離婚案件中,只有符合該條的規定,才能另案處理無法查清的財產,否則均應當在離婚案件中一并處理。
    然而,現實情況的復雜性決定了可能出現在離婚時無法確定夫妻共同財產的情況,基于離婚自由的原則,在雙方都同意離婚的情況下,法律可以規定,如果雙方都同意另案處理不能確定的財產,可以另案處理該部分財產分割問題。
    經過上述分析,本案不屬于上述第20條規定之情形,所以不能另案處理股權分割問題,涉訟股權應當在本案中進行分割。
    二、離婚案件中的夫妻共同股權分割——僅討論以夫妻一方名義持有有限責任公司股權的情況
    (一)股權與夫妻共有股權
    股權又稱股東權,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的股權是指股東得以向公司主張的各種權利;狹義的股權,則僅指股東基于股東資格而享有的、從公司獲得經濟利益并參與公司經營管理的權利。這里需要注意兩個問題,第一,享有股權以取得股東資格為前提。股東資格的取得方式分為原始取得與繼受取得。原始取得即投資者依據出資協議或者認購協議,向公司投資資本,因而取得股東資格;繼受取得指通過股權轉讓、繼承、股權分割等方式取得股東資格。由于有限責任公司具有人資兩合性,其人合性表現為股東之間基于對對方的資本、經營管理能力、信譽等方面的信任結合在一起通過出資共同組建公司來滿足獲得財產權益的需求。而通過繼受方式取得股東資格在一定程度上會與有限責任公司的人合性產生沖突。第二,從性質上,股權具有財產權益的特性。關于股權的性質,各國公司法的學者們存在較大分歧,在我國法學界對股權性質研討的過程中,形成了“所有權說”、“債權說”、“社員權說”、“股東地位說”、“獨立民事權利說”等較有影響的觀點。“所有權說”、“債權說”及“社員權說”等觀點都存在著不能自圓其說的理論缺陷。 學界比較通行的觀點認為股權是既不同于所有權也不同于債權、人身權的獨立民事權利。但不論是哪種關于股權性質的學說都沒有否認股權包含的取得投資收益的權利,也沒有否認股權所具有的財產權益特性。
    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夫妻一方名義用夫妻共同財產出資,與他人成立有限責任公司的情形在當今社會中并不罕見。此時,夫妻一方享有該公司的股權屬于夫妻共同財產不論在學界還是司法實踐中都沒有爭議,但是存在爭議的是為夫妻“共有”的股權中是不是僅包含股權中的財產性權益,而不包含基于股權享有的共益性的權益,比如表決權、管理權、提案權等。分清這一點對于分割股權的方式尤為重要。
    有學者認為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成為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的,股東只能是該名義股東一個人,而相應的股權中的財產權部分則屬于夫妻共同財產;在離婚進行財產分割時,作為夫妻共同財產的財產權部分,當然是分割的對象,但對于共益權部分或者說股權能否整體分割,還要取決于其他股東的意志,不能想當然地認為夫妻雙方有權平均分配股權。 持此種觀點的人認為對股權的財產價值可以分割,但是基于股東資格享有的身份性權利的分割取決于其他股東是否放棄優先購買權。也有人認為,夫妻共有股權的分割,不同于一般的股權轉讓,而是在婚姻家庭的親屬身份關系之間發生的向特定對象轉讓的股權變動情形。法律不僅需要保障特定公司的股東間的人合性,更需要考慮特定親緣身份關系之間發生的財富分割與自由流轉,當這二者發生沖突時,法律應當維護倫理及人文主義而優先保障特定親屬關系的價值。 趙旭東教授在其著作中也寫到:“在股權轉讓中,比較公司股東這一具有特殊關系的群體和公司外部不特定的第三人,無論是從利益相關者優先考慮的角度還是從維護公司和諧穩定發展的角度,公司法都應當賦予公司股東同等條件下的優先購買權。然而,特定身份關系之間發生的夫妻共同財產分割以及對近親屬的股權贈與,不同于一般的股權轉讓。因此,《公司法》第72條為一般股權轉讓設計的優先購買權制度不能適用于這種夫妻共有股權因分割而引起的股權變動情形。” 后兩種觀點都隱含了離婚案件中,分割的是夫妻共有股權的整體,不僅僅只是對財產性權益的分割。筆者贊同這個觀點,但是支持此觀點的理由有所不同,表現在:(1)從股權取得方式上看,通過向公司出資的方式可以取得股東資格,享有股權,而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是以夫妻共同財產作為出資取得股東資格,非股東配偶一方作為出資財產的共有人,也是公司的出資方,應當享有股東資格。(2)從股權行使方式上看,雖然非股東配偶沒有登記在股東名冊,不是顯名股東,但是由于有法定的特殊人身關系,顯名股東一方可以以自己的名義“代理” 非顯名一方行使股東權利。(3)離婚時因為基于婚姻關系產生的代理權沒有了存在基礎,非股東配偶一方因出資所享有的股東資格卻沒有喪失基礎,基于股東資格享有的股東權利,尤其是原本由顯名股東一方代為行使的管理、表決等權利應由非顯名一方本人來行使。所以,離婚時,夫妻共有股權應當作為一個整體予以分割。也就是說對于夫妻共同股權的分割,分割的是股權整體,而且分割的基礎不是轉讓股權(所以就更不涉及其他股東的優先購買權),而是以共有財產出資這一行為。有學者認為如果使非股東配偶一方成為股東會打破有限責任公司的人合性,筆者認為有限責任公司的人合性完全可以由公司章程進行更為嚴格的限制,如果公司章程沒有限制的,其人合性不足以對抗夫妻關系所具有的身份性質。
    (二)夫妻共有股權分割方式
    《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16條只規定了夫妻雙方就共有股權分割達成一致的情形,并且還受其他股東優先購買權的限制。這在實踐中會造成在夫妻雙方無法達成一致時出現無法分割股權進而使整個案件陷入僵局的狀態。但根據前文分析,筆者認為可以按照下列方式對有限責任公司夫妻共有股權進行分割:1、公司章程對夫妻共有股權分割方式有規定的,依照章程的規定;2、沒有規定的,對夫妻共有股權的分割方式雙方達成一致的,按照協議分割;3、無法達成一致的根據物權法第100條第1款的規定——(1)實物分割,即分割股權份額;(2)難以分割或者因分割會減損價值的,應當對折價或者拍賣、變賣取得的價款予以分割。
    三、本案之結論
    本案中,根據上述分析,首先股權分割問題需在離婚案件中一并處理,沒有另案處理之法律規定;其次,關于股權分割,因金某與吳某就股權分割不能達成一致,在沒有財務賬冊,法律也沒有明確規定法院可以向公司調取財務賬冊的情況下,無法對股權評估,故不能作價補償非股東配偶一方,此時可以采取實物分割的方式,對金某享有的50%的股權進行分割,由金某、吳某各享25%的股權份額。第三,作為非顯名一方的吳某在持有25%的股權份額后成為有限責任公司的顯名股東,進而可以根據公司法關于股東權利的規定行使權利,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夫妻一方擅自贈與共同財產的性質認定
    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未經另一方同意,擅自將夫妻共同財產贈與第三人的,可根據贈與財產的性質,認定一方對共同財產中屬于自己的部分享有處分權,該部分財產的贈與有效,而對屬于另一方的那部分財產的贈與無效。
    案情
    2008年11月11日,原告黃筱與被告邱堂永登記結婚。邱堂永在與黃筱夫妻關系存續期間,與被告賴莉莎來往密切,關系曖昧。2011年10月21日,邱堂永私自轉賬給賴莉莎現金40萬元,用于購車。后原告黃筱得知邱堂永轉賬,致使夫妻關系惡化,二人于2012年4月16日登記離婚。原告黃筱要求賴莉莎返還40萬元未果后,起訴至法院,請求確認邱堂永與賴莉莎之間的贈與行為無效,由賴莉莎將受贈所得返還黃筱。
    裁判
    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夫妻在家庭中地位平等,對共同所有的財產有平等的處理權。同時,當事人訂立、履行合同,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尊重社會公德。邱堂永違背夫妻應當互相忠實的義務,在與黃筱夫妻關系存續期間,與賴莉莎關系曖昧,并轉賬付給賴莉莎40萬元,雙方沒有其他任何經濟往來,其給付性質應當認定為贈與關系。對于該筆財產,賴莉莎與邱堂永沒有證據證明是邱堂永的個人財產,應當認定為邱堂永與黃筱的夫妻共同財產。邱堂永的贈與行為違反了法律規定和社會公德以及公序良俗原則,贈與無效。法院判決:邱堂永轉賬贈與賴莉莎現金40萬元的行為無效,賴莉莎應予返還。
    賴莉莎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邱堂永贈與賴莉莎40萬元實際對夫妻共同財產進行了處分。根據我國婚姻法和物權法的相關規定,夫妻對財產的共有屬于共同共有,夫妻對共有財產共同享有所有權和平等的處分權。邱堂永贈與賴莉莎40萬元中的20萬元,侵犯黃筱的所有權和平等處分權,應屬無效。邱堂永與黃筱已經離婚,共有基礎喪失,邱堂永按一般財產分割原則可以分得40萬元中的20萬元,其贈與的意思表示真實并且贈與已經完成,處分行為并不影響共有財產分割后的價值,遂確認邱堂永對賴莉莎40萬元中另外20萬元的贈與行為有效。法院改判賴莉莎應予返還20萬元。
    評析
    本案中,爭議的焦點可以分為兩個:一是被告邱堂永轉賬給付賴莉莎40萬元的性質;二是其轉賬行為的效力。第一個焦點,由于兩被告之間沒有簽署任何協議,雙方之間也無其他證據證明其有經濟往來及借款關系,基于雙方的特殊關系,可以認定被告邱堂永轉賬是出于自愿的贈與行為,被告賴莉莎接受了該款項,雙方成立贈與合同。對此無爭議。有爭議的則是第二個焦點,即夫妻一方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擅自將共同財產贈與第三人的效力如何認定。
    關于贈與的效力,有三種意見:一是全部有效。贈與人只要意思表示真實,合同內容不違反法律規定,這個贈與行為就是有效的。二是部分有效。夫妻一方無權擅自處理夫妻的共同財產,夫妻一方對屬于自己的那一部分財產的贈與是有效的,而對于屬于另一方的那部分財產的贈與是無效的。三是全部無效。原因一是違反了公序良俗。根據民法通則及合同法的規定,民事行為應當尊重社會公德,不得損害社會公共利益。夫妻一方將財產贈與給第三人,特別是有曖昧關系的第三人,有違社會公德。原因二是夫妻一方無權處分夫妻雙方的共同財產,其贈與行為侵犯了合法婚姻當事人的權利。
    筆者認為,本案采取部分有效說更為合理。
    首先,夫妻不同于一般的共有者,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產生的各種財產發生混同,除特別規定為夫妻個人財產外,其余財產都是夫妻共同財產。特別是夫妻雙方所獲得的金錢,其屬于種類物和不可區分之物,無法區分來源,在未分配之前,雙方都占有份額。
    其次,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一條規定,善意第三人可以取得未經夫妻另一方同意出售的夫妻共有房屋產權。再結合婚姻法第十九條及司法解釋對夫妻共同債務的規定可以看出,一般來說,夫妻雙方對外呈現一個整體,其一方的行為也會對另一方產生效力,雙方對內的約定不得對抗第三人。但是與買賣處理共同財產的方式不同,贈與是一種不需要對價的處理方式。買賣獲得的對價是一種新的共同財產,夫妻雙方仍有權共享,夫妻共同財產并不會因此減少。但是贈與是對夫妻共同財產的減少處理,一方擅自贈與共同財產,則會使另一方的財產減少,有損其利益。所以,此時如果認定其贈與行為全部有效的話,則會侵犯夫妻另一方的利益,特別是在夫妻關系不穩定時,一方有可能通過贈與來轉移共同財產,這不符合立法原意。
    再次,對于金錢共同財產,由于雙方都有份額,雙方都有權參與處理。夫妻財產上的混同不能否認雙方人格上的獨立,夫妻各方也有權處理自己所享有的財產。就本案而言,40萬元不能實體分割,只能抽象確定雙方各享有20萬元,邱堂永有權處理其所享有的20萬元。如前所述,婚姻法的規定也體現了對第三人的保護。本案中,邱堂永贈與的意思表示真實并且贈與已經完成,應予確認。
    最后,公序良俗原則和社會公德只是民法體系中的原則性規定,其適用應注重考查具體情形。就處分夫妻共同財產的行為,最終要看其是否損害了夫妻另一方的權益。就一方擅自處分財產造成損失時,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第四條及十一條分別針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和離婚時的救濟手段作了規定:一是請求分割共同財產;二是請求賠償損失。就本案而言,對于邱堂永的處分行為,黃筱可在離婚時,訴求由過錯方邱堂永在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進行補償。


    上一篇:夫妻股權分割舉證規則完善的問題

    下一篇:實踐中公司股權分割的常見情形

    在線咨詢

    在線咨詢律師

    范俊峰 范俊峰

    彩乐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