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egcsq"></center>
  • 上海離婚律師

  • 15316535118
  • 離婚常識

    范俊峰律師

    聯系律師

    • 律師姓名:范俊峰
    • 聯系手機:15316535118
    • 電子郵箱:hanlv365@163.com
    • 執業證號:13101201010839768
    • 所屬律所:上海君瀾律師事務所
    • 聯系地址:浦東新區辦公室(總部)地址:上海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徐匯區接待室地址:徐匯區虹橋路3號港匯廣場二座12樓

    兩次離婚恩怨糾纏 山東一男子殺妻掐脖又補刀

    來源: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7/2/23 16:07:12

    2017年1月3日上午9點20分,山東省臨沂市中級法院審判大廳里,靜得聽不到一絲聲音,所有人員起身站立,望向審判長。此時,審判長宣讀道:“……被告人李吉順犯故意殺人罪,情節惡劣,鑒于案后有自首情節,一審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宣讀完畢,問李吉順是否上訴。李吉順在沉默片刻后,給出了一個不置可否的回答:“再考慮考慮。”

    向妻子下毒手

    時間回到2014年7月20日早晨,山東省蒙陰縣居民李吉順從外面買了一包煎餅和一些熟食回到家中。看到妻子張莉已經起床并洗完臉,就向她要些錢,說老板安排他去江蘇無錫出差。張莉面無表情地說:“你身上不是有1000元錢嗎?”李吉順說這段時間天天在外面跑,錢已經快花完了。張莉聽后,表情仍然淡淡地說了一句:“沒錢!”

    “那我每月給你的錢呢?”李吉順有點生氣。“都花了!”張莉回答說。“那么多錢,你都花哪兒去了?”李吉順聽后不依不饒地問道。“都花在孩子身上了,你去問孩子要呀!”張莉邊說邊走向化妝臺。

    李吉順知道她這是成心不給他錢,一氣之下,扔掉手中的包,雙手掐住張莉的脖子。張莉嘴里發出嗚嗚的叫聲,李吉順怕吵醒孩子們,就把妻子拖到了衛生間,順勢用腳關上了門。很快,張莉的聲音小了許多,身體也慢慢軟了下來,倒在了地上。

    李吉順松了手,但又擔心妻子沒死,于是到廚房拿來菜刀,在妻子的脖子上連劃了兩刀。看到流了很多血,他這才出了門。

    李吉順原本打算和妻子一起死的,他曾經跟同事說過,既然活著不能好好做夫妻,那就一起到天堂再做吧,那里沒有貪欲,也沒有私心。可是,當他出了門以后,突然想到他還有三個孩子,最大的十六歲,最小的才幾歲,他如果死了那她們怎么辦,誰照顧她們?他想著想著,感覺肚子餓了,就找了個小吃攤買了三個燒餅。吃完后,剛好到了上班時間,他就隨著上班的人流,走進了蒙陰縣刑警大隊。

    李吉順的大女兒醒了起床后,感覺家中出奇的安靜,“像是沒有人似的,以往這個時候正是爸媽吵架的時間”。她就喊了一聲“媽”,沒聽見應聲,去了臥室也沒見人,來到衛生間后,她一下子驚呆了。

    她先是打了120急救電話,然后給她的叔、姑和大姨分別打了電話。救護車和警車很快趕到,但人已經死亡了。

    離婚又復婚

    1966年11月,李吉順生于蒙陰縣農村,張莉小他兩歲,是和蒙陰僅一山之隔的沂源縣人。1992年秋天,他們在沂源縣一所汽車駕校里認識,當時,張莉學小車駕駛,李吉順學大車駕駛。駕校不大,學員不多。學小車駕駛的學員對學大車駕駛的學員,即羨慕又尊敬。李吉順身高一米七八,機智靈活,加上他為人老實忠厚,盡管那時候自由戀愛在農村還是陌生詞匯,但并不影響張莉偷偷喜歡上了他。

    學成后,他們一起來到蒙陰縣城打拼,戀情隨之公開。張莉性格比較要強,當時,家中不同意她與李吉順談戀愛,說是男方太窮,將來跟著他受罪,但張莉不為所動,次年與李吉順登記結婚。

    婚后,他們在縣城租房子住,很快,有了大女兒。李吉順在外掙錢,張莉在家照顧孩子。那時,李吉順掙錢不多,張莉常抱怨家中沒錢花,嫌李吉順沒本事。李吉順受雇于人,剛開始技藝不精,工資自然不高。孩子三歲多的時候,張莉感到家中不忙了,就找了個出租車,利用業余時間在城區跑出租掙些錢。

    可惜,好日子沒有平穩過下去。

    “她開出租車那段日子,有一天,她竟不辭而別離家出走了,我當時很生氣,孩子在家里沒有人管,而且我還得出車。”案發后,李吉順對辦案人員說,“那次,我向老板專門請了假,出去把她找了回來。”

    張莉被找回來后,對李吉順態度大變,提出離婚。李吉順不同意,但還是沒拗過她,把婚離了。孩子給了張莉,李吉順成了光棍一個。在一起生活時,沒有感覺張莉多重要,這一離婚,李吉順突然間感覺自己還是很喜歡張莉的,與張莉也是有感情的。于是,他找到了岳母,在岳母說合下,他與張莉復婚了。

    復婚后,他們相繼又有了兩個女兒。隨著李吉順技藝提高,工資在不停上漲。后來,張莉在城區內租了一處門面,雇了幾個人開了一家按摩店,收入不錯。不久,他們貸款在城區買了一套住房,日子越過越好。

    再次離婚

    可到了2011年秋天,張莉又一次向李吉順提出離婚,而且態度堅決。

    張莉為什么又一次提出離婚?據案后李吉順說:“這次離婚,她說是因為我喝酒,還說給孩子弄個單親家庭,對下一步上學有好處。”

    據張莉的大姐張梅說:“她們第二次離婚,表面上說是因為李吉順常喝酒發酒瘋,每次喝了酒,不是吵架,就是打孩子,是為了不讓他喝酒才離的。但是,我感覺他們不像是因為喝酒,好像是為了錢。”

    當時,李吉順堅決不同意離婚,直到張莉答應離婚后還是一家人,還在一起過日子時,他才勉強同意了。兩人簽了離婚協議,還去了一趟法院,但是財產沒有分割。為了維護處于危機邊緣的感情不至于最終破裂,李吉順掙的錢仍然交給張莉保管,他還認她是自己的妻子,至于張莉怎么花,他從不過問。后來,李吉順有好幾次提出復婚,都被張莉拒絕了。

    離婚后,李吉順喝酒的確有點收斂。“那時候,為了還房貸,也為了三個孩子,我起早貪黑,就是為了多掙錢,平時喝酒也少了。”李吉順越忙,開車技術提高得就越快,工資也就跟著不停地上漲,“當時的工資,是按天算的,每個月能掙七八千元。”

    也就在這個時候,張莉沒有和李吉順商議,把她的按摩店轉給了別人,又自作主張地干起了直銷。對于前者,李吉順沒有說別的,而對后者,他極力反對。因為自張莉干直銷后,家中的錢越花越緊張,最后幾近入不敷出。李吉順讓她別干了,張莉不同意。他們為這個事開始吵架,互不相讓,越吵越兇。最終,李吉順也沒有辦法阻止,每月掙的錢還是如數交給張莉。

    李吉順知道張莉有好幾個存折,都是以她自己的身份證辦的,密碼他不知道。有一次,張莉背著李吉順把他農村的老宅子賣了,賣的1萬元都投入了直銷。李吉順知道后,火氣蹭地上來了,他氣呼呼地質問張莉:“你憑什么擅自把我的房子賣了?”“我干直銷需要資金,我掙錢還不是為了這個家!”“那我每個月給你8000多元,這錢你都花哪去了?”“我都花到孩子身上去了,怎么了?”“那你跟我說說都是怎么花的,孩子上學的學費,每次都是我繳,平時還有什么地方花錢?”張莉一聽不說話了,李吉順一肚子氣,但最終還是一臉的無奈。

    “我一直忍讓著,都是為了挽救這個處于破碎邊緣的家。”案發后李吉順對辦案人員說,“后來,有一次我對她姐姐說了這件事,說張莉花錢太厲害,以后得收斂。當時她姐姐怎么對我說的,我已經記不起了。”

    矛盾越來越深

    因為張莉花錢沒有節制,而且花的錢都是李吉順掙的,具體花到哪里去了,又不跟李吉順說,所以兩人矛盾越積越深,吵架成了家常便飯。后來,隨著大女兒越來越懂事,每每看到父母吵架,就主動上前勸。但是,孩子畢竟是孩子,調和不了父母之間的矛盾。盡管如此,李吉順把每次掙到的錢還是如數交給張莉。有幾次,李吉順出差在外回不來,張莉就給他打電話要錢,他就把錢放在離家最近的一家高速路出口處的超市中,讓她自己去取。

    2014年7月12日下午,李吉順出差回來,還沒到家就知道張莉的大姐張梅夫婦從沂源縣來到了他們家中,就買了一些食品一起在家吃飯。晚上一起出來游玩時,張莉知道李吉順身上還有1500元錢,就當著張梅夫婦的面讓他交出錢來。李吉順不想交,因為一天后還要出差,他身上沒錢不行,但礙于面子,還是把錢給了張莉。

    第二天一早,他發現昨晚放在電視機邊的1100元錢不見了,就問張莉共2600元錢哪去了。張莉說讓你妹妹李吉美借走了,李吉順說他妹妹根本沒有借錢時間。張莉拿出手機撥了一串號,然后就對著手機說:“吉美,我昨天借你的1600元你哥不相信呀!”說完掛了電話。李吉順又問另外那1100元錢呢?張莉說給孩子繳了學費,李吉順不相信,說學費我剛剛給繳過。張莉一聽,就再也不說話了。

    李吉順身上沒有多少錢,還是跟著他的老板出車去了,跑到河北境內后,他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越感覺日子不能再這樣過了,得馬上回去,把話跟她說明白。他這樣想著,就一點也沒有心思干活了,這對于一名司機來說是很危險的。后來,他想了一個辦法,讓他的一位朋友冒充他的家人給他打電話,說他大爺家的一個哥哥沒了,讓他抓緊回去。果然,老板一聽,就痛快地批了他的假。

    悲劇終于發生

    李吉順回到家,發現張莉一人去了200多公里外的日照,三個孩子在家無人照料,他非常生氣,就打電話問張莉去日照干什么。張莉不告訴他,而當他再次打電話給她時,她就不接了。

    李吉順讓大女兒繼續給她媽打電話,張莉接了,就問她什么時候回來,張莉只說再過幾天。李吉順越想越氣,沒辦法只好在家等她。“就在等她這幾天里,我想好了,到時候如果談好了,就一起過,如果談不好,就弄死她。”李吉順案后對辦案人說。李吉順就這樣有了殺害張莉的想法,但他很快又作出了另外一個決定:和張莉同歸于盡。

    2014年7月17日中午,李吉順去加油站買了一小桶汽油,放到了他的車庫里,感覺不夠,又去買了一些。然后,他又準備炸藥,但炸藥買不著,他就買了四箱大煙花。“當時我打算她從日照回來后,我去接她,如果我們聊得不好,我就點燃汽油,再引爆炸藥,兩人同歸于盡。”

    李吉順為什么選擇與前妻同歸于盡,他在歸案及后來的提審與開庭中,沒有提及,但據他的一位同事于某說:“李吉順比較喜歡張莉,從他們談戀愛到結婚,再到后來離婚這么多年,他們始終沒有分開過,他什么都聽張莉的,但張莉不知為什么一直對他很冷淡。”

    這起有預謀的爆炸案終于沒有發生,原因是當時張莉說什么也不讓李吉順去車站接她,而是讓大女兒騎著電動車去接。李吉順擔心她們回來后看到汽油和煙花生疑心,那他的計劃就實行不了了,最后,他把這些東西轉移了。

    張莉回來后,對李吉順的態度仍然惡劣,李也就沒有達到“聊得好”的目的,于是,他就找機會對張莉下手。但這個時候,他老板從河北回來了,又安排他一起去無錫。這樣,李吉順打消了殺張莉的想法。7月20日一大早,他就買好了飯準備在路上吃,但他口袋里已經沒錢了,他回家是想向張莉要些錢動身的,哪知兩人為錢吵了起來,慘案隨之發生了。

    歸案后,李吉順認罪態度較好,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積極配合辦案人員取證。但他總也弄不明白的是,張莉到底愛他嗎?如果不愛,為什么離了兩次婚還不提出分手,最后這次住在一起竟達三年之多;如果愛他,為什么又如此冷落他,對他這么無情。他弄不明白,他永遠也不會弄明白了。他曾對辦案人員說過:“如果日子還能夠重來,或者來生我們還能夠相遇,我們一定不會再這么過了。”


    上一篇:用假離婚證逃稅 誰該負責?

    下一篇:離婚時偽造夫妻債務有哪些情形

    在線咨詢

    在線咨詢律師

    范俊峰 范俊峰

    彩乐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