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egcsq"></center>
  • 上海離婚律師

  • 15316535118
  • 離婚常識

    范俊峰律師

    聯系律師

    • 律師姓名:范俊峰
    • 聯系手機:15316535118
    • 電子郵箱:hanlv365@163.com
    • 執業證號:13101201010839768
    • 所屬律所:上海君瀾律師事務所
    • 聯系地址:浦東新區辦公室(總部)地址:上海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徐匯區接待室地址:徐匯區虹橋路3號港匯廣場二座12樓

    “被離婚”誰之過

    來源: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7/7/12 14:33:10

      【案情】

      原告傅某,男,1969年10月16日出生,漢族,系中國建筑某局職工。

      被告長沙市某局。

      第三人何某,女,1969年2月18日出生,漢族,系中國建筑某局職工。

      原告傅某與第三人何某于1994年11月23日在長沙市某區人民政府辦理了結婚登記,1996年10月27日生育一子。因雙方感情不合,曾于2006年6月16日簽訂了離婚協議,2007年元月,雙方就離婚事項到公證機關進行了公證。2007年2月7日,第三人何某拿著原告身份證等相關證件,找人冒名傅某,到長沙市雨花區民政局(以下簡稱雨花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申請登記離婚,《申請離婚登記聲明書》、《離婚協議書》、《離婚登記審查處理表》上傅某的名字均系冒簽,長沙市雨花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為原告傅某與第三人何某辦理了離婚登記,核發了湘長雨離字XXXXX號離婚證。2007年3月14日,第三人何某再婚,并于2007年10月15日生育一女。

      原告傅某以被告雨花區民政局違反法律法規辦理離婚登記為由,于2007年8月21日訴至法院,請求撤銷長沙市雨花區民政局為自己與第三人何某辦理的離婚登記。

      【審判】

      一審認為,被告雨花區民政局作為縣級婚姻登記機關,應當依法履行婚姻登記行政職能。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三十一條、《婚姻登記條例》第十條、十一條、十三條的規定,離婚必須出于雙方的自愿,且雙方已就子女撫養和財產分割達成協議的情況下才能共同到婚姻登記機關辦理。民政部《婚姻登記工作暫行規范》第四十九條第四項、第五項及第五十二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在辦理離婚手續過程中,夫妻雙方必須親自在離婚協議上簽名,《申請離婚登記聲明書》中“聲明人”欄的簽名,必須由聲明人在監誓人面前完成;且夫妻雙方應當親自在《離婚登記審查處理表》中簽名,不得由他人代為填寫、代按指紋。而本案中,上述離婚文件中“傅某”簽名不為傅某所簽,被告雨花區民政局所屬婚姻登記處以上述文件為依據辦理原告與第三人的離婚手續,核發離婚證不符合婚姻登記法律、法規的規定,應當予以撤銷。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一條規定:行政機關作出具體行政行為時,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訴權或者起訴期限的,起訴期限從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訴權或者起訴期限之日起計算,但從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具體行政行為內容之日起最長不得超過2年。在本案中,被告雨花區民政局核發離婚證時并未告知當事人訴權或起訴期限,因此應當適用上述司法解釋的規定,故原告傅某于2007年8月2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符合法律的規定,被告雨花區民政局認為本案超過訴訟時效的理由,本院不予采納。據此判決:撤銷被告長沙市雨花區民政局于2007年2月7日為原告傅某與第三人何某核發的湘長雨離字XXXXX號離婚證。

      一審判決后,第三人何某不服,提起上訴稱:第三人現已再婚并已經生育一女,一審法院的判決將會對第三人依法成立的婚姻關系造成不良影響,對現在合法的婚姻家庭造成傷害,故請求撤銷一審判決,駁回傅某的起訴或者判決對其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二審認為,雨花區民政局為何某與傅某辦理離婚登記及核發離婚證不符合相關法律規定,一審法院判決撤銷雨花區民政局于2007年2月7日為何某與傅某核發的湘長雨離字XXXXX號離婚證認定事實清楚,于法有據,至于本案判決撤銷該離婚證后,如何處理何某與傅某二人之間的婚姻關系以及何某現已重新結婚并生育一女等問題,不屬于本案的審查范圍,當事人可另行通過法律途徑解決,故上訴理由不成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婚姻登記機關作出的離婚登記不符合法律規定,一方當事人已再婚,另一方當事人申請撤銷該離婚登記時,法院應如何處理?目前理論界和審判實踐中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應予撤銷,以維護申請撤銷離婚登記方的合法婚姻關系,正如上述案例中一、二審的判決結果;另一種觀點則認為應確認該行政行為違法,而不應撤銷,以維護后面依法成立的合法婚姻關系。筆者贊同第二種觀點。

      《婚姻登記條例》第十一條規定:“辦理離婚登記的居民應當出具下列證件和證明材料:(一)、本人戶口薄、身份證;(二)、本人的結婚證;(三)、雙方共同簽署的離婚協議書。”第十三條規定:“婚姻登記機關應當對離婚登記當事人出具的證件、證明材料進行審查并詢問相關情況。”雨花區民政局在辦理離婚登記時,沒有對申請人提交的身份證明嚴格審查,詢問有關情況,導致第三人冒用原告名義辦理了離婚登記,違反了婚姻登記條例的相關規定。對于一般行政行為而言,違反法定程序往往是否定行政行為法律效力基本事由之一,但是,與其它行政行為的程序與效力的關系不同,對婚姻登記程序與婚姻登記行為的效力關系不能作如此簡單處理。

      婚姻登記機關作出的離婚登記違法,本應對登記行為予以撤銷,但由于行政行為具有公定力,一經作出即被推定為合法有效,此時的第三人完全可以對具有公示效力的離婚登記產生信賴,與離婚一方當事人辦理結婚登記。在此種情況下,離婚一方當事人持有的離婚證的效力已被新的結婚證所取代,被訴離婚登記行為不具有可撤銷內容。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的規定,被訴具體行政行為違法但不具有可撤銷內容的,法院應作出確認該行為違法的判決。本人認為,在審判實踐中,應區別對待以下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辦理離婚登記的雙方當事人均未再婚,一方當事人申請撤銷該離婚登記的,法院可以撤銷該離婚登記,原婚姻關系從撤銷離婚登記之日起恢復;另一種情況是離婚的一方當事人或雙方已再婚的,法院應確認該離婚登記行為違法,而不宜撤銷該離婚登記行為,以保護新建立的婚姻關系。因為盡管后一個結婚登記行為是基于先前的離婚登記行為而作出的,但不能因為離婚登記行為的違法而當然認定后續的結婚登記違法或無效。

      本案屬于上述第二種情況,即辦理離婚登記后一方當事人已再婚,那么法院不宜撤銷該離婚登記,而應確認違法。理由如下:1、如果撤銷該離婚登記,將導致本案的第三人何某在形式上存在兩個的婚姻,明顯違背了我國婚姻法的基本精神;2、撤銷該離婚登記,會造成社會關系和倫理道德的紊亂,損害現實的法律秩序和社會公共利益。本案第三人何某已再婚并生育了子女,如果撤銷該離婚登記那么其后面依法成立的婚姻家庭關系該如何處理?何某是否涉嫌重婚?這都是我們在審判中必須加以考慮的。由于離婚登記系解除婚姻這一特殊人身關系的行為,登記機關一旦準予離婚登記,無論登記行為合法與否,婚姻雙方即具有了正當戀愛或再婚的合法權利,如果輕易撤銷離婚登記,勢必帶來一系列的社會和家庭問題,因此,在離婚登記行政案件中,尤其要注意婚姻的特殊性,兼顧正義與秩序的平衡,不可盲目予以撤銷。本案中,盡管雨花區民政局準予離婚登記的根據與事實不一致,但鑒于離婚登記行政行為自身較強的不可逆轉性,同時離婚一方當事人何某已再婚并生育子女的客觀事實,對傅某要求撤銷湘長雨離字XXXXX號離婚證的主張不宜支持,本案應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八條“被訴具體行政行為違法,但撤銷該具體行政行為將會給國家利益或者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損失的,人民法院應當作出確認被訴具體行政行為違法的判決”的規定,確認被訴具體行政行為違法。尊重后一婚姻的效力,維護現實的法律秩序,應為一種較妥當的處理方式。這樣判決即能使婚姻登記機關在以后的登記中以此為鑒促進其依法行政,又能達到司法審查、規范行政行為的目的。同時,受到離婚損害的一方當事人傅某可以就財產分割、子女撫養通過民事途徑尋求法律救濟。



    上一篇:單方離婚程序是怎么規定的

    下一篇:離婚后戶口不遷出可以嗎,離婚能否不遷戶口

    在線咨詢

    在線咨詢律師

    范俊峰 范俊峰

    彩乐乐网